产业互联网和消费互联网融合创新 会带来哪些改变?

产业互联网和消费互联网融合创新 会带来哪些改变?

来源 | 产业互联网

  2018年10月23日深夜,风格低调的马化腾在知乎上罕见地亲自发问:“未来十年哪些基础科学突破会影响互联网科技产业?产业互联网和消费互联网融合创新,会带来哪些改变?”这一提问不但引发了探讨前沿科技的浪潮,也让“产业互联网”一词火了。

  2019年2月,《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中提到“要推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大力推进制造业转型升级和优化发展。”

  2019年3月,全国两会上,工业互联网又成为热词,政府工作报告里特别提到“打造工业互联网平台,拓展‘智能+’,为制造业转型升级赋能。

  陆续亮相的重磅文件不仅让工业互联网升温,还清楚地释放着一个信号:粤港澳大湾区乃至全国,都希望在全球新一轮科技与产业革命中,推动各个产业进行“数字化、网络化和智能化”的转型升级,占据全球数字化转型先机。

  广州大湾区唯一一个顶级节点

  在工业互联网体系中,网络是基础,而标识是网络的基础,要实现工业全要素、各环节信息互通,需要有可靠的工业互联网标识解析体系,去年11月23日,工业互联网标识解析国家顶级节点(广州)正式开通。全国顶级节点只有5个,其余4个分别落户在北京、上海、武汉和重庆。也就是说,在粤港澳大湾区范围内,广州是唯一一个顶级节点。

  广州坐拥深厚的传统产业基础,汽车配件、布匹、塑料等如数家珍。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再发展,庞大的传统产业基础通过工业互联网结合软件和大数据分析等手段,可激发巨大的生产力。工业互联网的大平台建设,离不开各个小平台、小节点的完善。素有“闷声发大财”习惯的广州,早已出现一批具有竞争力的工业互联网企业,广州市巴图鲁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巴图鲁”)正是其中之一,其创始人兼董事长曾万贵也对广州发展工业互联网抱有很大信心。

  “我们昨晚正式宣布了新一轮的融资。”曾万贵告诉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这家专注于汽车后市场,用全新的电商方案对传统汽配行业进行互联网化改造的企业自2013年创立以来,已收获4轮融资和1笔战略投资。资本瞄准的是一个亟待开拓的市场:汽车后市场。据中金资本副总裁黄博介绍,汽车后市场规模已达万亿元级。在如此庞大的市场面前,巴图鲁却是目前唯一一家为维修厂提供一站式信息收集、一站式线下落地服务的全车件交易B2B服务平台。

  曾万贵是汽配行业出身,深知汽车配件交易的痛点:供需双方语言不通。上游用“数字”交流:配件供应商为了管理方便,会有自己的一套配件编号管理体系,但此前没有人对这些编号集中起来形成标准化的商品。而下游的汽车维修厂则是用“文字”沟通:在传统的汽修模式里,维修厂真正懂配件的人很少,维修人员面对一辆故障的车,找出故障零件后,他只知道零件大概名字叫什么,并不知道它具体的编号,这就需要专门的人在中间不停沟通以确定所需要购置的车件,逐级联系零售店、多级流通商、代理商和配件制造商。

  整个过程中间环节多、缺乏标准、依赖人工,效率很低。更要命的是,不同的供应商用的是不同的编号体系,同一个配件很可能编号各不相同。而目前市场上汽车品牌繁多,同一车型还有不同配置,不同配置又会引申出不同规格的配件。

  这种上亿级的匹配关系,因为上下游之间无法顺畅沟通而导致整个汽配市场混乱不堪,某些供应商通过信息不对称甚至可以达成暴利的交易。

  巴图鲁从混局中杀出,通过统一汽车配件编码,整合一个标准化、智能化的配件数据库,做出了供需双方之间的“翻译器”:“巴图鲁汽配铺”交易平台。这个平台取代了原本汽配行业高度依赖的人力模式,使乱象横生的汽配交易变得标准化、透明化、数字化。维修厂在这个平台上,可以通过文字描述、vin码、拍照上传等多种方式精准地找到自己所需的配件,远比之前方便。供应商则可以将配件放进巴图鲁的中心仓库,降低自身配件管理成本和解决开发客户的烦恼之余,可根据平台反映的市场需求和价格变动适时调整库存、制定灵活的价格策略等。虽然失去了此前暴利的空间,却因此获得了集约化、规模化发展的可能性,不再局限在某一区域内开展业务,只要把产品信息连上网就可进行交易,而最大的获益者莫过于终端车主。

  通过电商化运营,汽配行业的交易场景彻底改变,未来通过电商平台产生的大量交易数据亦可反哺上游生产制造,提供更精准、个人化的制造服务,汽配行业的发展空间变得极具吸引力。而这,仅仅是工业互联网一点微小火花产生的光芒。

  深圳馒头机器人“1顶6”

  工业互联网的一大特点就是可以用大数据、人工智能等先进技术,跟传统产业等实体经济有机融合,实现产业升级。在浙江,深圳硬蛋科技为一家馒头厂提供AI制造整体方案,用馒头机器人代替了传统的人工生产。

  在老牌企业安井食品的流水线上,曾经坐着2个剪花工人的位置,已被2台正在高速运作的机械臂替代。原本馒头剪花程序非常烦琐,工人身着工作服、戴着帽子和口罩,在盛放着36个馒头的方形托盘上,手动拿取托盘放在身前,小心地一边使用剪刀一边转动馒头,两刀下去才能剪出一个十字花,剪完36个馒头后再将托盘放回流水线继续生产加工。

  如今,能替代4到6个工人的智能馒头机正在高速运转,取代了用剪刀手工剪花的程序,每两台机械臂高速配合,分别负责横剪和竖剪。在精确的机械操作下,刀口更加标准完美,整个操作过程因无需人手接触,更保证了食品卫生安全。智能馒头机以每秒2个的输出速度快速将成品运输到托盘并摆放整齐,加速下一步加工程序。

  目前安井食品年生产10万吨冷冻食品,拥有多条产品线,庞大的产品架构和生产线急需智能升级。而来自湾区的AI制造整体方案实现了对生产线的智慧升级:从“开花馒头机”与“手抓饼分拣机”出发,通过AI技术,面点醒发类产品在数秒内可以加工完成,并且生产全程利用机械手相机视觉分析来料状况,效率的大幅提升预计能够帮助安井食品在10个月内收回成本。

  据硬蛋科技相关负责人介绍,作为硬蛋旗下成功孵化的项目,易造机器人如今为传统食品制造机械装上“AI大脑”,以智能化生产实现了传统食品加工制造行业向“新制造”的转变。

  同样,腾讯也在进行这方面的探索。比如他们正尝试在制造业质检引入AI技术。深圳的面板制造企业华星光电,为了保证产品质量,之前雇用了大量的质检员。一般质检员要培训3个月才能上岗,最熟练的质检员要3秒才能检查一张图片,而且每天只能看数千张。很多人不愿做大量重复性的工作,招工很困难。为了解决这个问题,腾讯与合作伙伴一起,为华星光电提供了AI辅助检测的解决方案。他们通过物联网采集数据,利用深度学习建模,并借助边缘计算对产品缺陷进行光学检测识别。这个系统可以24小时不间断地进行质检,时间减少到原来的百分之一之余,还把准确率提高到90%以上。

  东莞塑化企业插上电商翅膀

  作为“世界制造工厂”,东莞的工业互联网发展具有广阔的应用和发展前景,“东莞制造”变身“东莞智造”的路上,也亟须工业互联网的助力。东莞市盟大塑化科技有限公司(简称盟大集团)利用互联网技术助推塑化产业升级,是东莞目前产业互联网发展进程中的佼佼者。

  盟大集团董事长李实介绍,盟大旗下现有互联网平台“大易有塑”和环球塑化网。其中,“大易有塑”服务的客户超过百万家,为全国70%的塑化企业插上了电商翅膀,2019年平台将实现交易规模1000亿元的目标,辐射区域将向全国延伸。

  2010年,已在传统塑化贸易行业成功掘金的李实,敏锐地捕捉到互联网技术带来的产业变革和发展机会,创立盟大集团,搭建塑料化工行业的B2B垂直资讯平台环球塑化网。

  当初创立环球塑化网,最主要是解决信息不对称的问题。最后发现,更关键的是要为用户找到精准所需和改造服务模式、提高效率。2015年,李实率领团队自主研发“大易有塑”在线交易平台。精准聚焦市场需求,围绕“买卖”构建生态服务体系,提供线上交易、报关报检、智能采销、仓储物流、信息资讯等为一体的完整产业链配套服务体系。

  2015年9月16日大易有塑正式上线,首月交易规模就突破了5亿元,获得行业客户广泛认可。截至今年4月,大易有塑平台的交易规模累计突破800亿元,今年将实现千亿交易规模。

  “大易有塑”在线交易平台可以解决供需买卖双方信息不对称的问题,让信息更真实、有效、及时。同时,有更高效的仓储和物流、金融支付的体系做支撑。在货物流通上,“大易有塑”还集合了全国物流等第三方合作机构,提高了配送效率,帮助客户降低成本。

  对社会高度关注的产业互联网建设,李实表示,盟大集团利用互联网技术已经全面渗透到产业价值链,并对塑化行业的生产、交易、融资、流通等环节进行了改造升级,已经形成丰富的全新场景,提高了资源配置效率。未来“大易有塑”还将继续重点投入技术研发,搭建完善的前后端系统建设,提升用户体验。

  李实认为,信息技术和数据科技作为信息时代的生产力工具,是产业互联网的重要支撑。5G时代已到来,AI、区块链、物联网、大数据这些物理层面的新技术都即将重构产业服务及至人们日常生活方面的未来。

  政策扶持护航工业互联网

  在英文表述中,“产业互联网”和“工业互联网”都是Industry Internet.2019年3月31日,在深圳召开的中国IT领袖峰会上,很多业界大咖就工业互联网姓“工”还是姓“网”展开讨论。偏重制造业的人认为它姓“工”,是智能制造的主攻方向;偏重互联网的人认为它姓“网”,是万物互联的重要部分。

  但争论双方都认同的是,Industry Internet已给中国传统产业升级带来革命性的变化,几年前的“互联网+”,如今已变成“+互联网”。马化腾在峰会上形象地解释,借助工业互联网,各行各业的数字化转型升级,将从传统产业自己“单脚跳”,变为与互联网协作的“双腿跑”。

  关于产业互联网与工业互联网的区别,马化腾表示,其实它们在英文里都是同一个表述,正如“工业革命”和“产业革命”,英文表述也一样。“从历史来看,蒸汽机、电力不单单在制造业得到广泛应用,也对其他产业带来了深刻改变。今天,信息技术也会给我们带来同样深刻的影响。我们认为,工业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重中之重,工业互联网是产业互联网的主战场。但产业互联网还会更宽泛一些,能够囊括服务业、甚至农业的转型升级,也包括制造业的一些新变化。”

  全国两会之后,广东省第一时间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来重点扶持工业互联网的发展,并且提出了具体的目标。《广东省深化“互联网+先进制造业”发展工业互联网的实施方案》里提到:目标到2020年,培育形成20家具备较强实力、国内领先的工业互联网平台,200家技术和模式领先的工业互联网服务商;推动1万家工业企业运用工业互联网新技术、新模式实施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升级,带动20万家企业“上云上平台”。到2025年,在全国率先建成具备国际竞争力的工业互联网网络基础设施和产业体系。

  湾区广角

  中国工业互联网

  应赋能更多中小企业

  孙雁飞,金蝶中国总裁(金蝶集团是亚太地区管理软件龙头企业)

  工业互联网如果我们把它分成三个阶段来看,第一个阶段应该是智能制造的阶段,第二个阶段是工业互联网阶段,第三个阶段是工业互联网进一步跟消费互联网融合以后是新的互联网,是姓工还是姓网不重要,未来的产业互联网在制造业方面还有什么发展,这是随着技术和场景不断丰富,未来会延伸出新的东西。

  工业互联网是大的网络化社会化平台,不仅仅是帮助工业制造型企业在这上面提升它自身的能力和做出更好的产品和服务,中国的工业互联网还应赋能更多的中国广大制造型中小企业,让它们基于这个平台共享资源以提升自己的竞争力。

  例如,在工厂里面,作业车间有工作区和非工作区,这之间用黄线隔离。现在很多的图像技术,譬如我们应用在车间里面甄别有没有违规行为的技术,是通过移动宽带解决的。通过Wi-Fi或者其他的技术识别,但这需要设备的部署,成本比较高。有了5G以后,它的图像传输和采集会变得更加迅速,5G在边缘层可以完成相关的数据计算和提取,它会对整个工业的互联产生巨大的影响。

  另一方面,从大局看,不仅在工业互联网领域,譬如在农牧养殖行业,我们知道很多农牧养殖行业在山里头或者物理环境比较恶劣的地方,有了5G的覆盖,数据的传输会变得更加简单,会变得更加方便,同时也能够变得覆盖面更加广泛。这样一来,过去物理上的距离产生的断续的数据交换,会变得更有效的无缝衔接。

  产业互联网本质

  是AI处理的知识云

  康敬伟,科通芯城(中国最大的电子制造业采购交易O2O电子商务平台)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

  现在互联网已经进入下半场,就是产业互联网。我们对产业互联网其实已经提了很久了,今天有了AI和5G技术以后,让产业互联网变得更有可能性了。产业互联网背后的核心是数据,这个数据不是以前讲的消费者的数据,而是更多的技术数据、产业数据、机器数据。AI技术和5G技术是两个技术支柱,可以处理大量的数据,再用这个数据去服务我们的产业,所以我认为这就是今天我们讲产业互联网的本质。

  今天的产业互联网和以前的互联网1.0版本不太一样。我的观点是,产业互联网实际上是一个知识云,它是把以前的知识放到了云端,用AI的技术去处理这种云里面的大量数据,然后再把这个结果反馈回产业,去帮助产业运营发展。

  我认为粤港澳大湾区最大的优势是在于我们接受新科技的速度和把新科技落地的效率。我们有创新的土壤,也有用新技术去服务于传统行业的动力。在每一次技术革命到来的时候,我们都会动作比较快,我们有很多的企业愿意去尝试,比如我们把AI技术运用到制造业的设备里面去。

  这就是大湾区,大湾区的特点就是企业对市场非常的敏感,他们会把最前沿的技术,甚至是还在实验室里的技术直接就用在了最传统的生产线里面。这样最后的结果是什么?就是我们大规模的传统制造业在做转型和升级。

本文由 产业新干线 作者:NovaLink 发表,其版权均为 产业新干线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产业新干线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