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人工智能泡沫即将破裂

 

今年整个行业进入了资本寒冬。在我看来,人工智能泡沫也将在2019年破裂,一些没有造血能力、没有落地场景、没有收入的人工智能公司会首当其冲。

文 | 朱丹

 

中国工信部下属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消息表示,2018上半年全球人工智能领域投资额达435亿美元,其中中国的投资规模高达317亿美元,占70%以上。截至2018年9月,全球人工智能企业数量为5159家,其中中国大陆1122家,北京市以445家成为全球人工智能企业最多的城市。

 

人工智能在中国的火热情况可见一斑。

 

资本的疯狂涌入人工智能行业,同时催生了大量泡沫。有投资人指出:“最近我见了一个做内衣的,也说自己是人工智能的企业,这是非常不正常的现象。现在,人工智能领域的泡沫化特别严重。”

 

中国人工智能行业发展如何?人工智能泡沫有哪些表现?资本寒冬对人工智能行业有哪些影响?近期,我们采访了英诺天使基金合伙人周全,聊了聊他对这些问题的看法。

 

周全在英诺天使基金主要关注人工智能、大数据、智能硬件泛科技类领域,投出了推想科技、微动天下、智行者、未来黑科技等项目。

 以下为周全口述,经数字观察&i黑马编辑:

2019,人工智能泡沫即将破裂

当资本开始关注一个行业的时候,一定会催生泡沫。

 

过去一两年,人工智能项目受到资本追捧。我们观察到,科研院所的科学家们出来创业拿融资非常容易。譬如中科院系的寒武纪,清华电子工程系长聘副教授汪玉联合创办的深鉴科技等。

 

2018年地平线B轮融资十亿美金,有这么多投资机构投资,肯定有他们的投资逻辑。

地平线创始人余凯,前百度研究院执行院长,智商和研究能力都很高。同时,他能将行业顶级人才汇聚在一起,地平线的估值和公司科学家数量成正比。尽管目前地平线还没有产品销售收入,但它已经有了足够的人才积累,资本市场给出的溢价就会高几倍。

 

头部项目的稀缺性,也为地平线带来了一定的溢价。资本愿意给地平线这么高的估值,肯定是看中了它未来的市场空间足够大。如果未来中国能出现一家伟大的芯片公司,目前头部芯片公司成功的概率相较更大。

 

做投资,并不是说现在项目的价值是一块钱,就给它一块钱。资本给它一百块,赌的是未来它能成为一万块的可能性。

 

在我看来,资本追捧也有益于行业发展。2000年互联网泡沫破灭后,大批公司倒闭了,但成就了中国的百度、阿里巴巴。人工智能泡沫也好、科技泡沫也好,胜者为王,经历过资本寒冬的洗礼,两三年后中国一定会沉淀出一些伟大的人工智能公司,这对我们国家从房地产资源型经济增长转向科技创新驱动来说是有好处的。

2019,人工智能泡沫即将破裂

 

近两年人工智能项目融资最多,估值最高。很多VC项目是IPO的价格,甚至一些人工智能天使轮的项目是Pre-IPO的价格,这极其不合理。

 

今年整个行业进入了资本寒冬。在我看来,人工智能泡沫也将在2019年破裂,一些没有造血能力、没有落地场景、没有收入的人工智能公司会首当其冲。

2019,人工智能泡沫即将破裂

无人驾驶作为人工智能领域的皇冠和排头兵,现在也传出了裁人、收缩、公司团队不和的消息。因为无人驾驶难度很大,需要很长时间才能落地,这个过程没有收入,全靠资本投入。现在投资人都出手谨慎,无人驾驶肯定首当其冲。2019年,无人驾驶领域的军备竞赛将会史无前例地惨烈。

 

现在项目去融资的时候,行规都是砍一半估值。(这个估值是相对的,好项目的估值很坚挺,不好的项目估值再低也不投。)现在,整体项目估值趋向合理。优秀、头部项目的估值不会太便宜,只是不再像以前那样,上午一个价,下午一个价,晚上不投就没机会了。现在,创业者也更加理性,他们也希望找一些有资源、有品牌背书的投资方。

 

2019,人工智能泡沫即将破裂

每当风口来临,投资人也很焦虑,生怕错过机会。因此,现在市面上也有一些不懂人工智能技术,完全凭感觉出手的投资人。

 

如果投资人知道了一个项目的营业收入、利润,对照上市公司的估值就能投资的话,那小学生也可以做投资了。投资人只有投自己看的懂、有认知的行业才会容易成功。如果只是追风口,最后肯定一地鸡毛。就像2018火起来的区块链,这个现象就明显存在。

 

英诺在投资科技项目主要关注三点:

 

第一,上天。科技创新和模式创新不同,有一定的创业门槛。科技创新需要一万小时的积累,科学家有过去五年、十年的科研积累、技术积累和团队积累;

第二,入地。科学家创业如果只有好技术,但没有落地的能力,找不到实际的应用场景,是不可能成功的。因此,我们希望团队中除了有大科学家,大教授、专家做技术支撑,也有年轻人冲在一线去做市场BD,招人,这样的团队更容易成功;

第三,能出海。现在科技竞争是全球化竞争,希望创业团队要有国际化视野。

 

科学家要想转身成为企业家需要跨越一条鸿沟:从技术到产品,产品到市场,需要面对很多挑战。英诺会为创业者对接其欠缺的产业资源、政府资源、VC资源,通过深度投后服务加速项目的发展。

人工智能、大科技行业有很多的细分领域,如果投资人不在细分行业进行深入研究的话,对项目很难有专业判断。

 

2015年,我们在未来黑科技只有一个想法、一张PPT的时候投资了它。现在它已经完成了三轮融资,估值翻了几十倍。做早期投资,大部分项目就像未来黑科技的状况一样,处于起步阶段。这就需要投资者人判断项目的产品和技术的市场有没有想象力,三五年后能不能发展成为一家几十亿估值的公司。

 

有一家做低轨卫星的公司在估值非常低的时候找到了我们,当时我们对这个行业没有足够的认知和研究,最后就错过了。这警醒我们做早期投资,要对新鲜事物保持足够的好奇心,始终保持谦卑和包容,不断提升自己的认知。如果因为你不懂,就贸然否定一个项目的话,就会错失很多机会。

 

2019,人工智能泡沫即将破裂

过去几年,中国创业公司大部分都是模式创新,中国人口基数大,加上移动互联网红利,使得如电商、共享经济这类企业在过去几年发展的非常快。但2018年中美贸易战,让我们清醒的意识到中国缺乏自己的核心技术,很多“大厦”建立在别人的地基上。

2019,人工智能泡沫即将破裂

从大趋势来说,中国的确需要科技创新:

 

一方面,外企在中国的成本每年以100%的幅度上涨,逃离中国,搬去东南亚已经成为趋势。中国制造鞋、衬衣已经没有成本优势了,我们需要一些有核心技术的机器人公司、人工智能公司、芯片公司、智能制造等创新公司来填补产业空白。

 

此外,中国过去10年培养了6000万大学毕业生和450万研究生,留学人员的回国比例也在上涨。中国由过去的人口红利慢慢转向工程师红利(高教育素质人口红利)。有了足够多的工程师,为中国从传统的房地产转向科技创新,提供了良好的基础。

 

在人工智能领域,目前中美差距主要在基础技术研究和高端技术人才上。比如需要长期技术研发、资金投入积累的芯片半导体行业,中国在算法上要落后于美国。但中国的人口基数和市场足够大,可以获取大量数据,因此,中国在应用层面要领先于美国。

 

譬如英诺投资的“推想科技”,它利用深度学习技术,辅助医生分析DRCTMRI等医学影像数据。这个公司找到我们的时候,当天我们就决定投资。

 

在投决时,我当时认定这个公司以后会超过国外类似公司,甚至会成为一家全球化的公司。推想科技的创始人是芝加哥大学博士毕业,团队在算法技术上并不比美国同类项目差,它们的优势在于获取的医疗影像数据远超美国。在就医量上,中国一家三甲医院一天的数据比美国竞争对手一个月可获取的数据都大;从隐私数据的保护上来说,在美国,企业要想获取一个病人的影像数据,需要病人亲笔签字,非常复杂,在这方面中国创业公司有巨大的优势。

 

中美贸易战原因之一是美国看到中国在人工智能、智能制造领域的野心和宏图,而这是美国的产业制高点,中国要做,美国肯定全面打压。人工智能、智能制造是未来的趋势,中国不会放弃追赶。

 

未来十年将是科技创新的时代。

2019,人工智能泡沫即将破裂

今年,我希望深挖智能网联汽车和智能制造两个方向:

 

汽车是一个万亿级的市场。汽车从发明至今,相对于手机、计算机来说,变化并不大。现在汽车行业迎来了一个变革的拐点,未来汽车是一个智能化的交通工具。譬如,现在通话不是手机最主要的功能,未来开车或许也不是汽车最大的功能,而是变成智能终端、检测终端。

 

过去10年苹果公司带动了智能手机产业链的爆发,产生了欧菲光、舜宇光电市值翻了10倍的白马股。智能汽车时代随着特斯拉到中国的建厂,智能网联车产业链的投资机会也已经出现,比如无人驾驶的整车、关键核心零部件V2VV2X、车网联信息安全等。

 

2019,人工智能泡沫即将破裂

 

在智能制造方面,20年前的日本工厂就已经非常先进和自动化,中国在纺织行业、服装行业以及一些重工行业,大部分的产能都很落后。

 

一年前,我去很多3C制造企业参观,缺陷检测还需要女工人工检测,在放大镜前面一盯就是一天,原本好好的眼睛最后都不行了。如果用机器视觉,既能把人从繁琐枯燥的工作中解放出来,也能大大提高准确率。国内很多国内芯片制造业,甚至还需要人工搬运芯片晶舟,我记得很清楚,一个操作工在搬芯片的时候摔了下去,一下子损失了几十万,最后被开除了,而这在日本早就实现全自动化了。当我们淘汰掉不合理的产业和过剩产能后,肯定会产生一些新的力量。

 

过去四十年,中国因为改革开放的红利,享受着高速发展。过去20年中国的房价从来没有跌过,不断挑战大家的想象空间。未来三年,从内外部来看,中国的经济都将处于调整期,经济降速、资本寒冬是常态。因为中国有庞大的人口基数,以及工程师红利,再过三年、五年可能又是一个高速发展期,

 

但在2019年胜者为王的大环境下,创业者应该更加务实,稳中求进,管理好自己的现金流,做更多的确定性的事情,不要盲目扩张。在资本充裕的情况下,企业可以做冒进的事情。现在企业运营要更加稳一点,争取活下来,活的更长。

本文由 产业新干线 作者:NovaLink 发表,其版权均为 产业新干线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产业新干线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