供应链金融5.0:自金融+区块链票据

供应链金融5.0:自金融+区块链票据

 

科技金融的创新与应用,关系到我国转变经济发展方式、产业转型与发展、提升国际影响力、建立科技创新型的国家战略等。2017年,中国金融科技应用率以67%的较高比例,在全球独占鳌头。近年来,诸多新出现的业界典型案例,正是以金融科技的需求和规模为主导,带来了颠覆式的商业模式创新。

 

供应链金融是多重主体参与下的复杂商业模式,传统模式以银行提供资金并主导业务,核心企业的参与对于质押资产质量、风险控制及融资规模等都具有重要影响。但核心企业在此模式中,却难以获得直接的经济利益,使得核心企业参与供应链金融的动力不足,是供应链金融创新发展急需解决的痛点问题之一。实践表明,供应链金融急需在商业模式上进行创新,在激励与利益机制上要解决核心企业的参与动力不足这一痛点问题;同时,在互联网模式下,供应链金融服务效率的大幅提升,则需要依赖金融科技的应用创新来实现。

 

核心企业积极参与下,技术与服务模式的创新,使得供应链金融的应用模式与应用范围快速扩展, C2FO、产业链金融等自金融模式开始出现。但现行法律法规滞后于金融创新实践,开始产生“灰色”地带。票据之所以在现代经济生活中广泛使用、担当重要的交易媒介功能,发挥着重要作用,皆因其形式简明、流通便捷,同时还具有多种票据职能。数字票据与区块链技术的结合,有望成为金融系统的基础设施。理论上,区块链构架构代表的是法律规则与会计准则,分布式记账和相关的法律规则,是区块链技术背后的业务逻辑和规则。

 

“自金融”——供应链金融的商业模式创新,“区块链票据”——数字票据的雏形,是本书提出的理论创新架构。“自金融+区块链票据”的组合创新,有助于突破我国实体经济中传统金融服务的不足,是加速金融脱媒的创新。区块链票据,一种适用于虚拟环境下、具有弱中心化的金融价值交易工具,即便称作为“权益证明”,其实质上就是数字票据的雏型。数字票据以分布式记账、弱中心化模式实现,实质是对现有票据系统的颠覆式创新,但在现有法律法规的规制下,往前几步可能碰到红线,后退几步则创新价值大为降低。

 

供应链金融5.0模式,即以“自金融+区块链票据”为核心,基于区块链架构构建产业链数字资产交易平台及模式,具有“数字票据、产融结合、综合服务、战略驱动”等显著特点。这一架构下,融资便利性与交易成本将比现有模式前进一大步。

 

供应链金融创新的产业背景——颠覆式创新是商业时代的主旋律

 

 

Markides(2006)批判性的指出,颠覆式创新不应只包括颠覆式技术,还包括管理模式创新。科学技术领域的核心技术突破,是人类数次产业革命的直接推动力,可以称之为“颠覆式技术”;但商业领域的颠覆式创新,并不仅仅指颠覆式技术,颠覆式创新的内涵扩大到不仅仅包括技术产品好,还包括服务和模式创新,比如折扣店、联合采购和在线商业教育等,网络上流传的新四大发明“高铁、扫码支付、共享单车和网购”等,后三项就是属于服务和模式创新。

 

Christensen将颠覆式创新分为 :低结点和新市场两种颠覆式创新。所谓低结点,即该颠覆式创新获得低利润,在最低端价值网络服务大宗消费者的颠覆式创新。新市场颠覆式创新指创造新的价值网络,必须面临开拓市场的困难。小米的商业模式是典型的低结点模式,可以认为“5%硬件综合净利率红线”是小米的商业模式,这是对传统渠道、层层加价的硬件销售模式的颠覆。雷军在对外宣传与内部信中,明确表示:“小米硬件净利率永远不超过5%,贪恋高毛利举措都将走向不归之路。我们紧贴成本定价,把实惠留给用户,用户会始终支持我们。利小量大利不小,利大量小利不大,薄利多销也会有合适的利润”。坚决执行5%硬件综合净利率红线,是小米的公司使命,也是创新模式使然。

 

有远见、善于捕捉机会的企业不会静待其他企业怎么作,不会等待转折点的出现,不会犹豫不决、不会决策迟缓,他们利用新技术、新业务模式或新生产方式,以敢于试错的精神持续改进现有体系,最终可能实现“逆袭”的优秀表现。我国互联网领域的颠覆式创新,抓住了传统企业专注于边际利润最高的服务与产品,而创新的小公司则避开大公司的领地,以大数据获取顾客价值创造的背后逻辑,重新设定客户的价值情景,从而进一步创造与实现客户需求。例如,一此公司将将产品的易用性做得到最方便、将复杂功能做得到最简洁,甚至创立颠覆式的商业模式,例如便宜的收费、甚至免费,在不可抗拒的良好客户体验下,大公司的持续创新策略可能败下阵来。

 

颠覆,在我国几乎所有领域都是企业决策者最关注的问题。产业价值链、行业结构、业务模式、客户需求等,当发生了影响深远而且出人意料的变化时,决策者最渴望得到解答的问题是“行业接下来要发生什么变化?”。商业生态圈、平台战略、互联网+、工业互联网、物联网、人工智能以及区块链等概念陆续崛起的今天,白领与蓝领、创业者及大公司管理者,都在思索“我如何把握未来的趋势”这一关键问题。只有理解、掌握了趋势,才有可能分享这类具有颠覆式创新趋势带来的红利。令人欣喜的是,我国企业管理者已经开始习惯、至少不再那么害怕颠覆式创新了,积极思考如何利用新技术来改进日常运营和业务战略,是成功企业的标配。

 

令多数CEO最为担心的是,竞争对手借助颠覆式的先进技术与服务,创造出更具吸引力的价值主张,对他们目前的业务模式构成怎样的威胁。企业决策者必须适应在当前颠覆式创新频繁出现之下的挑战。企业经营成功的法则,已然悄然发生变化,以往依靠对产品的持续性改进就够应对市场竞争,转变为企业家要能够不断重塑企业、以及为此选择适当的合作伙伴。在颠覆式创新时代,传统企业、传统商业模式应当分析自身的价值创造逻辑,分析如何导入创新基因,如何植入创新能力,通过重新分配关键资源,主动地重塑企业业务流程、商业模式和客户价值,而避免被动适应超强度的竞争。

 

人类社会目前正站在真实世界和数字世界的交汇点上,颠覆式创新的商业系统创新正聚焦于此,缤纷迭出。数字技术的进步使得传统行业的边界更加模糊,跨界创新将彻底改变整个商业的运营逻辑。颠覆式创新是今天传统金融业决策者的必修课。传统银行掌握大量的客户资源,深谙各种复杂的监管政策,对环境具有极大的适应性。但科技正在颠覆传统的金融业,金融机构不得不与金融科技公司分享自己的客户与市场,传统金融机构将构建边界更为扩展的生态系统和银行平台,创造新型客户体验。融合金融科技企业,构建创新商业模式,实现深度协同效应,传统金融业正引领数字世界的创新。

 

本文摘自《供应链金融5.0:自金融+区块链票据》,由段伟常、梁超杰撰写。本书对核心企业的参与模式、区块链的信用创新机制、票据交易的高效性等进行理论梳理,对新模式如何改进供应链金融的交易效率等问题,进行深入论述:以自金融的发展及核心企业的动力机制为前提,分析分布式记账的原理、票据的基本特性与功能,进而系统化阐述供应链自金融的内涵、运作机理,分析数字票据的业务逻辑和法律边界,讨论金融科技应用于风险管理与控制的机理与创新方法,结合国内企业的最新实践和典型应用,总结产业链金融和多级票据拆分的原理与模式。本书对于推进数字票据和产融结合,明析我国供应链金融的发展路径、改进金融环境及滞后的法律法规,具有一定现实意义和理论支持作用。

本文由 产业新干线 作者:NovaLink 发表,其版权均为 产业新干线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产业新干线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