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与工业互联网 不谋而合的新主张

 

消费升级与消费降级并存,不是矛盾是现实

 

在中美贸易战愈演愈烈,我国制造业出口市场面临严重挑战的今天,如何重振经济发展的信心,使制造业能够走出泥沼?

 

美国特朗普政府所主导的制造业回归,英国脱欧,其他老牌工业化国家也都悄悄的在进行反全球化行动,西方国家一直认为全球化导致制造业流向发展中国家,尤其是我们中国享受到了巨大的市场红利。发达国家普遍进行的制造业回归计划、重新重视第二产业发展,以应对失业潮、经济结构空心化问题。

 

我国所面临的问题同样严峻,第二产业制造业吸纳了非常多的中低端人才,围绕制造业形成了丰富的产业链上下游产业,使我们成为了全世界唯一一个全产业链国家。

 

在产业分布的广度方面,我们拥有39个工业大类、191个中类和525个小类。小到衣帽鞋袜,大到火箭和空间站,都有能力自己生产。表面上看繁荣发展的制造业也存在着非常多的隐忧,很大一部分工厂过于依赖出口加工,这部分市场都是技术含量偏低的产业链末端,在全球市场上并没有掌握话语权,仅依靠吃人口红利无法形成良性循环。

 

区块链与工业互联网 不谋而合的新主张

 

在当今西方国家失业率高涨、制造业回归,以及我国人力成本上涨,一部分低端制造业流向东南亚、拉美等国的大前提下,制造业失去的市场可能没有办法在短时间内找到弥补的方法。过去虽然也经历过几次西方国家需求波动造成的市场低谷,但由于有第一产业农业作为蓄水池来吸纳第二产业的失业人口也并未造成大规模的失业潮。现在我们的第一产业也越来越向着规模化、集中化发展,所以第二产业的失业人口也失去了流动方向。

 

拉动内需成为了2018年的主旋律,但拉动内需如何从一句口号变成切实的行动,并且找到行之有效的方法,需要所有从业者认真地思考。

 

说到拉动内需,就要先来说一说造成消费不畅的原因了,过去我们总说我国先进的制造业满足了人民群众日益高涨的物质需求,现在又高喊着去产能和供给侧改革,这说明我们已经从生产不足走向产能过剩、需求不足的市场环境。

 

产能过剩是由于创新力不足、产品技术壁垒不够,制造业最终只能走拼成本、拼价格的恶性循环。需求不足有两方面原因:“消费降级”和“消费升级”。消费降级是最近社会上广泛讨论的一个话题,高房价和高房租毁掉了一部分本应是市场消费主力的年轻人,分析家从“拼夕夕”平台的火爆和榨菜销售额上涨得出了老百姓已经没有钱进行高档消费这一结论,不管这种论调是否反映了现实,一部分中低收入人群确实是客观存在的。

 

再来看消费升级,消费升级是指老百姓愿意为了一件商品、一个服务的附加价值买单,这些附加值体现在消费体验、个性化带来的自身满足感上面,这部分溢价是过去的商品所不存在的,所以可以形成蓝海市场。

 

“海底捞”火锅的味道并不是最出类拔萃的,但去“海底捞”吃火锅可以享受到最优质的服务却是普遍的共识,吃饭吃的不是味道,而是服务,这是传统餐饮界所没有想到的市场新方向。国产汽车随着近几年的技术发展,主力产品价格区间已经从十万元以下,一路迈进15~20万元这个过去合资品牌的主战场,这一方面是由于产品竞争力的上升,另一方面也是新国货带给消费人群的幸福感和自豪感的体现。

 

区块链与新零售+新制造,不谋而合的新主张

对于制造业来说抓住消费红利的蓝海市场是至关重要的,对比70后、80后,更加注重商品的品牌价值,现在的消费主力军,90后、00后,他们更关注的是一种人无我有的个性化享受,能够彰显个性、买到最适合自己而不是最有名的品牌,更能够让新新人类掏钱买单。这种个性化需求对于制造业来说是个巨大的挑战,过去制造业追求的是稳定化、低成本、高效率,所以更喜欢生产一成不变的产品,现在市场已经不再欢迎这种千篇一律的大众化商品。服装业巨头“ZARA”引领了快时尚的概念,每年可以推出超过2万款新产品,这对传统制造业的长产品生命周期、慢供应链重组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区块链与工业互联网 不谋而合的新主张

 

全中国最关心宅男宅女生活的马云在2018年云栖大会公开演讲时讲到的《从新零售到新制造》,阐述的观点是未来是属于新型制造业的,落后的制造业要么改变,要么消亡。新制造是用数据构建起来的,包括了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等等。

 

马云说:以前流水线五分钟可能生产2000件同样的衣服很厉害,今后五分钟要生产2000件不同的衣服是更厉害。10年以前流行潮流是全村、全市、全省的姑娘穿同一款,而现在的潮流是每个姑娘穿的衣服都是不一样的。这是把旧制造的传统大规模单一生产,进化为新制造的大批量定制化。这些都需要大量的生产数据数字化来支撑,旧制造是产品制造业,新制造是服务制造业,这些也都需要大量的外部数据支撑。过去的制造业升级只是通过生产设备和数字化系统产生大量的数据,但数据没有流动性的话是无法产生应有作用的。

 

“DIPNET工业区块链”的理念是用区块链技术作为桥梁,建立一个可信的数据交互网络,让制造业的内部数据能够与外部协作者交互、可信,使价值也可以在产业链协同生产时进行有效流动。通过区块链技术作为粘合剂和润滑剂,使产业链快速重组,高效协同生产所需要的可信网络在没有第三方平台的情况下成为可能。使新制造的多方协作、柔性化生产、批量个性化定制成为可能。新制造所需要的大量数据需要可信性作为支撑,否则就没有办法把这些产业链环节形成一个完整生态。

 

从这些理念上看“DIPNET”已经在“新零售+新制造”这个赛道上布局很久,可以说马云与“DIPNET”的主张是一致的。

 

制造业应由过去的产品驱动,进化到服务驱动,以数字化和柔性化为基础,以DIPNET构建起的区块链可信网络为依托,以能够满足消费者个性化为目标,带领整个产业走向消费升级所带来的一片蓝海。

 

区块链与工业互联网呈四大结合点

最近非常热的工业互联网,实际上是一个非常繁杂的技术体系。很少有区块链研发者能够把这个体系从头到尾理一遍,因此,通过典型案例测试,并在不同行业复制是一个共识。

 

当前区块链工业推进计划的主要应用方向集中在工业安全、提升制造效率、服务型制造升级以及共享和监管科技四大领域。

 

区块链与工业互联网 不谋而合的新主张

 

首先,工业领域有大量的设备,有大量的人和物体在里面交互,因此需要用区块链技术来解决工业设备的可信身份,设备的注册管理,设备的访问控制,设备的状态监控,从而保证工业的安全。当某一个人(设备)在说“我是我”的时候,需要验证其是不是可信、安全的。

 

其次,工业生产日益演化到“云化”生产,或者说网络化生产。越来越多的产品并不是在同一条流水线上加工,而是将原有的流程切分成细小的单元,每一单元都交给独立的公司、专业化的公司去做。新的工业流程体系其实是由许多家公司共同完成的,通过引入区块链分布式系统这种可信、安全的技术,可以帮助工业制造的供应链体系的生产效率的提高,并提升协同效率。

 

再次,随着需求的个性化提升,生产也在走向个性化、也就是向服务型制造升级,其本质是一种按需定制的生产方式。未来制造业的企业在制造、销售的时候,不单是在卖一个个硬件产品,会越来越多提供类似供应链金融、融资租赁、二手交易、工业品回收等服务,从而实现向服务型制造升级。

 

最后,越是网络化的生产,越是大协作,越需要柔性监管。在区块链技术之上,可以给产业生态内多个参与方创造一个协作平台,大家可以在保留自己的隐私与不愿意共享的知识,同时在协作平台上与参与方去共享流程、规则以及隐私保护下的数据。

本文由 产业新干线 作者:NovaLink 发表,其版权均为 产业新干线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产业新干线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