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布式商业”脱颖而出,接棒肩负反垄断使命

微众银行金融科技首席研究员 李斌

 

从15世纪现代商业萌芽于意大利至今,数百年来的商业组织一直追求做大做强的集中式和垄断式商业模式。尽管第一部《反垄断法》已设立一百多年,中小微企业(MSMEs)也被各国政府普遍认为是提升经济增长、拉动社会就业、促进产品和服务创新的重要驱动力,但大型企业及其集中式的商业模式仍然始终占据商业价值的主导地位。一项数据例证是,《财富》杂志自1955年开始发布美国500强榜单,当时美国500强总营业收入大约相当于美国GDP的35%规模,2007年这一数据却已高达73%。即使是08年金融危机发生后,“大而不倒Too Big to Fail”的弊病显现,反垄断化的呼声逐渐强烈,至2018年这一数据仍高达66%。

事实上,反垄断的商业模式在过去数十年中也一直在酝酿。无论是20世纪后期的“连锁经营”商业模式,还是21世纪兴起的“共享经济”商业模式,都是有助于中小企业破壁垄断、夹缝求存的创新尝试。立足当下,展望下一个十年,区块链、人工智能、云计算、大数据等数字技术被广泛使用,有望推动数字经济与数字社会的时代到来,这或将为新一代反垄断商业模式的诞生创造了良机。

“分布式商业”脱颖而出,接棒肩负反垄断使命

反垄断商业模式的百年孤独

商业本身是一种竞争、自由的经济活动,而自由竞争的结果,天然就容易导致优胜劣汰、资本集中、甚至权力寻租。正所谓慈不带兵、义不行贾,中国第一代商人陶朱公范蠡早在两千多年前就用“囤积居奇”四个字诠释了经商的奥秘,现代商业鼻祖佛罗伦萨的美第奇家族也是通过联合王权与教权而实现商权的垄断。垄断,意味通过控制某种产品或服务的生产和销售市场,把商品或服务的价格提高到平均价格之上,从而获得超过平均利润的高额垄断利润。因此,在数百年来的商业发展中,企业天然倾向于追求这种集中式、垄断化的“做大做强”商业模式。

“分布式商业”脱颖而出,接棒肩负反垄断使命

反垄断V1.0:连锁商业

在相当长的时间里,商业主体都是以“集中式管理+集中式经营”为主。随着全球化进程加快和分工需求增加,第一代的反垄断商业模式直至20世纪50年代才开始发出了微弱的声音,这便是“连锁商业”模式。连锁商业,意味着经营同类产品或服务的若干经营单位,以同一商标、统一管理或授予特许经营权的方式组织起来,通过对企业形象和经营业务的标准化管理,共享规模效益,获取竞争优势,其特点是“集中式管理+分布式经营和销售”。连锁商业的代表者就是麦当劳和肯德基,通过引入连锁经营体系,公司规模迅速发展,并得以冲破冷战时代的贸易保护主义的藩篱,从美国向世界各地蔓延。时至80年代,全球连锁经营飞速发展,沃尔玛、家乐福、星巴克、7-11等纷至涌现,美国几乎每6.5分钟就有一家连锁店开业;又至中国加入WTO后,中国连锁经营企业也开始遍地开花,中国连锁百强企业的平均年店铺增长率一度高达51%。

在连锁商业模式下,总部企业负责品牌设计、商品生产、渠道采购、规范服务和制度管理等,保留了大部分的产品和服务能力,分散的中小微企业主体则以连锁加盟等形式接受总部企业的统一组织领导,通过专注于销售能力本身,拓展客户,最终分担相对微薄的收益。连锁商业模式第一次打破了供给侧的集中和垄断,从中分离出“分布式”的经营能力和销售能力,让中小微企业主体也有机会成为商业价值链的一环。

“分布式商业”脱颖而出,接棒肩负反垄断使命

图1:连锁商业的能力分解

 

“分布式商业”脱颖而出,接棒肩负反垄断使命

反垄断V2.0:共享商业

近十年来,随着主要发达国家人口步入老龄化社会的程度较深,消费需求下降,供给侧的闲置资源增加,又受益于移动互联网的普及,第二代反垄断商业模式开始崭露头角,这便是“共享商业”模式。例如Uber、Airbnb、滴滴打车等主打“共享”的创业公司,因低价、便利、个性化等优势收获了大量用户。本质上,共享商业的目标在于令商品或服务的所有者让渡使用权,从而使社会闲散资源充分利用,实现整个社会效益的最大化。其中,移动互联网技术提高了资源分配效率,通过在线服务平台,以及大数据、AI、LBS等技术,将资源的供给者和需求者进行快速匹配,并促进他们在平台上完成商业交易行为。

在打车、住宿等共享商业模式下,商品和服务的集中度被进一步打散,其提供者甚至是以个人为主,实现了供给侧的“分布式”。不过,共享商业的渠道、销售、管理等能力,仍然依赖中间的平台商。商品服务的提供者需要受平台的统一管理,遵守平台的规则制度,需按交易抽成支付给平台,在初期也可能获取平台补贴,因此其特点仍是“集中式管理+分布式服务”。

“分布式商业”脱颖而出,接棒肩负反垄断使命

图2:共享商业的能力分解

如果共享商业平台始终维持中间商的定位,坚持“轻资产”的经营策略,则共享商业将是商品和产能过剩时代的最佳选择。然而,数百年来的“做大做强”的基因使得共享商业开始逐渐变味,平台方自身开始深度介入供给侧。例如共享单车,笔者认为其实质上与共享商业的精神已然背道而驰,单车是平台方大量购买,不但没有利用闲置资源,反而由于各平台都是以不断增加投入、购买大量新单车投放的手段抢夺市场份额,造成了资源的大量浪费,还消耗城市公共部门的治理精力。平台方也以挤走对手、赢者通吃、形成行业垄断地位为目的,屠龙者成为了新的巨龙,远远违背了反垄断的初心。

无边落木萧萧下,反垄断商业模式的百年尝试,成果终究寥寥。不过,放眼于下一个10年,云计算、区块链、人工智能等创新技术开始让中小微企业看到了些许“反垄断”的曙光。

“分布式商业”脱颖而出,接棒肩负反垄断使命

科技革命让未来已来

2015年以来,在海量大数据积累的基础上,越来越多的前沿科技如云计算、区块链、人工智能、移动互联网技术等逐渐成熟,使得商业模式进一步变革具备现实可能性,从而促进企业进行跨业合作、加强分工精细化程度、加快创新产品的敏捷性、重构价值链条的分配。

例如,云计算技术推动商业社会朝着平台化方向发展,可有效降低多主体进行商业合作的成本。商业活动所需的各类能力可以进一步实现“分布式”,不同的商业参与方可分别贡献架构设计能力、产品设计能力、运营和风控能力、销售能力、资金筹集能力、客户服务能力等,从而在云平台中叠加了软件服务、牌照、业务流程、端到端的产品体验和最佳行业实践等,形成平台化服务。进行合作的商业主体无需再重复建设IT基础设施,可降低为响应市场需求的快速试错与快速迭代成本。

更进一步地,区块链和分布式账本技术的解决方案让商业模式的全面“分布式”成为可能。通过区块链中的非对称加密、隐私保护算法、共识机制、智能合约、点对点通信技术、分布式架构技术、分布式存储和安全多方计算技术等,可以让商业模式中的参与各方都享有对等的地位。企业间可构建对等互信的区块链网络,便捷安全地点对点地交换和共享数据;可采用共享的分布式账本记录业务数据,避免数据被篡改、被伪造或产生一致性差异,还能实现全业务流程的可追溯可审计;可通过智能合约功能实时自动生成相关文件,自动执行业务逻辑及商业契约等。由此,企业间的合作与连接变得更加简化,未来多个企业组建区块链网络共同开展业务甚至可能像现在建立“聊天群”一样高效便捷。这不仅降低了企业快速试错的成本,有效提升商业上的容错性,也促进商业社会朝着可信化、透明化的方向深化发展,全面降低合作的操作风险、道德风险、信用风险、信息保护风险等。

此外,人工智能技术也推动商业社会朝着智能化、自动化的方向发展,促进商业中的智能协同合作。业务流程全面转向智能化之后,多方合作的规则与执行可交由算法进行自动化处理,从而提升商业合作的公平性与效率。例如,基于AI的联邦迁移学习技术就能够在有效保护各参与方数据隐私的基础上解决信息孤岛问题,促进商业中的各方协同合作实现价值最大化。

最后,移动互联网技术仍在持续推动商业社会朝着移动化、场景化方向发展,可让商业场景更加“无处不在、无时不在”。产品和服务可通过SDK或API等方式渗透至电商、外卖、打车、租房、装修等各行各业的APP和生活场景中,无限贴近用户需求,发现或重塑客户关联,同时提高有效资源的周转效率和服务客户频次,实现客群、渠道、产品、交互及周转频次等多维度相互叠加的全面价值发掘,最终形成实现双方甚至多方共赢的下一代商业模式。

“分布式商业”脱颖而出,接棒肩负反垄断使命

反垄断V3.0:分布式商业

新一轮的商业模式变革与分布式技术的发展息息相关,其目标也是让商业活动中的供给商和中间平台商在生产、管理、经营、服务等方面实现充分的“分布式”和去垄断化。在2017年初,微众银行在新闻稿中首次将这种新型的第三代反垄断商业模式命名为“分布式商业”。目前,分布式商业这个概念已被行业广泛接受,各企业也初步展开对分布式商业的探索。

“分布式商业”脱颖而出,接棒肩负反垄断使命

图3:分布式商业的能力分解

按微众银行整理给出的定义,分布式商业是一种由多个具有对等地位的商业利益共同体所建立的新型生产关系,是通过预设的透明规则进行组织管理、职能分工、价值交换、共同提供商品与服务并分享收益的新型经济活动行为。

在主要表现特征上,分布式商业显现出多方参与、共享资源、智能协同、价值整合、模式透明、跨越国界等特点。一个成熟的分布式商业场景应具备生产资料由多方持有、产品和服务能力由多方共同构建、商业过程中的相互关系对等,产品和利益分配规则透明等要求。举例而言,金融行业参与者群体广泛,不同类型的金融机构其资质、资本、资源等禀赋各异、互补性较强,因此通常是以同业合作的对等形式共同设计产品或开展业务,如银银、银证、银保合作等,天然具备了分布式商业案例的雏形。在此前提下,多个合作实体可以构建分布式的区块链网络作为这些协同实体间的信息和价值传输基础设施,并可约定协作规则以及通过智能合约来执行规则。在某种程度上,分布式商业是传统金融同业合作模式的升华,同时,健康医疗、物联网、工业互联网、能源服务、物流、供应链等多个领域也都存在类似需求与要求,各类分布式商业应用场景正在逐渐酝酿中。

“分布式商业”脱颖而出,接棒肩负反垄断使命

图4:商业模式的进化

分布式商业作为第三代反垄断商业模式,与前两代的连锁商业模式和共享商业模式的最大不同之处在于,分布式商业可实现更彻底和更充分的去集中、去垄断,打破此前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让中小微企业真正成为商业价值链的主角,从而激发经济增长动力、广泛提升就业、鼓励创业和创新。

“分布式商业”脱颖而出,接棒肩负反垄断使命

表1:不同商业模式的区分

 “分布式商业”脱颖而出,接棒肩负反垄断使命

分布式商业新赛道上的百舸争流

 微众银行:“分布式商业基础设施提供者”

微众银行作为国内首家开业的民营银行和互联网银行,一直致力于通过运用人工智能、区块链、云计算、大数据等技术以提升自身能力和赋能同业伙伴,共同为客户带来3A即Accessible(方便获取)、Affordable(价格便宜)及Appropriate(贴合心意)的服务与体验。2018年,微众银行全面升级金融科技的发展战略,定位于作为“分布式商业基础设施提供者”,在开发完善各类金融科技技术的基础上,不仅将这些技术用于自身的业务和产品,而是积极向国内外合作伙伴输出,通过开源代码、免费软件、开放接口等不同形式的合作,连接多方,共同构建一个平等、共享、透明、智能、共赢的分布式商业生态圈。

“分布式商业”脱颖而出,接棒肩负反垄断使命

图5:微众银行的分布式商业战略示意图

并且,微众银行还提出了一种新的区块链形态“公众联盟链”(Open Consortium Chain),作为打开分布式商业的钥匙。众所周知,在区块链技术领域,关于公有链与联盟链(非许可链/许可链,有币/无币区块链)的路线之争一直经久不绝。时至今日,公有链除了存在各国监管力度趋严、价格波动造成投资者损失巨大、大量项目募资后开发搁浅等问题,其算力或记账节点也愈来愈集中为几个大机构所控制,单链性能较低也导致DAPP用户一直稀少,单链能承载的数据量也极为有限,慢慢与“去中心化”和“服务公众”的初衷渐行渐远。而联盟链由于更注重联盟成员之间的合作,弊端在于相对封闭,难以被C端用户认知和认可。因此,未来“公众联盟链”的发展路线或将更受欢迎。

具体而言,公众联盟链并非特指单一的一条链,而是一种新的区块链商业应用形态。它有几个非常重要的使命:第一,服务公众,公众作为“链”的服务对象,可通过公开网络访问联盟链提供的服务;第二,联盟是“链”的属主和运营方,通过“链”来实现信息与价值交换;第三,通过公众联盟链的体系,可以大力提倡政企机构联合,提供对外服务,去提升机构间的协同效率,以及提升公众体验、降低公众成本和风险,从而实现分布式商业的愿景。公众联盟链对于区块链底层技术也提出了新的要求,除了标准的区块链特性之外,还要求加强多链并行和跨链通信的技术,以支撑来自互联网海量交易请求的能力,需要具备快速、低成本地组建联盟和建链的能力,需要开源和开放,以实现联盟成员之间的充分信任。此外,还需要联盟治理、数据治理、身份管理、事件管理、账务清结算管理等业务的基础服务能力。

基于以上考虑,微众银行深耕区块链底层平台开发,已先后联合万向区块链和金链盟开源工作组中的多家机构如深证通、腾讯、华为、四方精创等共同打造了BCOS/FISCO BCOS 两大开源区块链底层平台,并促进开源生态圈里的多家企业在生产环境中落地了上百个区块链应用场景。

 “分布式商业”脱颖而出,接棒肩负反垄断使命

万向区块链:“区块链技术带来商业新边疆:分布式商业”

从2015 年开始, 中国万向控股有限公司就在区块链技术领域开始了战略性布局,逐步打造了集万向区块链实验室、万向区块链商业创新咨询、万向新链加速器、万云等业务于一体的区块链生态平台,并在2017年整合成立上海万向区块链股份公司。

根据媒体报道的《区块链催生了全新的商业模式——分布式商业》一文,上海万向区块链股份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肖风博士指出:随着区块链的发展,一种全新的商业模式正在上升,新的组织结构也正在启航,这种模式就是分布式商业。

肖风博士还指出,分布式商业模式最大的几个特点是:

1)基础技术架构体现为分布式网络结构,相关各参与方处于点对点对等关系,相互互不隶属;

2)价值创造机制体现为数字化规则下的零边际成本;

3)价值增长机制体现为“摩尔定律”,一旦越过拐点,立马实现指数级增长;

4)组织机制体现为以社区自治、平台组织和生态系统作为运行架构;

5)协作机制体现为依靠共识而不是指令;

6)激励机制体现为羊毛出在猪身上的互联网思维;

7)利益分配机制体现为共享、分享、他享。

分布式商业模式尽管具体表现形式多种多样,在目前这样一个早期阶段,我们还没有穷尽的能力。但它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质:轻所有权,重使用权,甚至没有所有权,只有使用权。

 “分布式商业”脱颖而出,接棒肩负反垄断使命

趣链科技:“新一代分布式商业基础设施”

杭州趣链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6年,是一家专注于联盟链技术研发及应用的公司,通过自主研发的底层技术平台Hyperchain服务众多企业客户。

根据媒体报道的《趣链科技尹可挺:区块链发展要经历三个阶段》一文,趣链科技指出区块链的发展要经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可信协同平台;第二阶段,标准价值传输协议;第三阶段,分布式商业基础设施。区块链可以改变传统的业务协作模式,从依靠基于业务流的低效协同升级为不依靠任何中介节点,由平台保证基本业务流程的低成本、高效率、高可信协作系统。同时大幅度降低单点业务复杂度,任何机构只需要关心自身业务逻辑即可。

近期,在趣链科技2018秋季战略发布会中,趣链科技副总经理匡立中介绍了新研发的Hyperchain2.0,并定位为“新一代分布式商业基础设施”,其将以新的构架来支撑更广泛应用场景的落地,将致力于构建区块链的商业生态。

“分布式商业”脱颖而出,接棒肩负反垄断使命

且将新火试新茶,乘风破浪趁年华

虽然分布式商业已经正式登上舞台,但目前的发展的确还处于较为初期的阶段,其最重要的基础设施——区块链底层技术也正处于百家争鸣的时期。不过,中国的商业先驱们已经笃定思想披荆前行,开始缔结致力于探索分布式商业及分布式技术的联盟,例如金融区块链合作联盟(深圳)(简称金链盟)、中国区块链技术和产业发展论坛(CBD-Forum)、中国分布式总账基础协议联盟(Chinaledger)、中国人工智能开源软件发展联盟(AIOSS)等。可以预见的是,未来将有越来越多的参与者认识到分布式商业的魅力并开始转型加入这些联盟或开源社区。

由于在分布式商业中,商品与服务的提供方都能实现足够的“分布式”,参与地位也更为平等,起到中间链接桥梁作用的只有技术本身。如果技术不开源,确实也可能演变成新的垄断。因此,发展分布式商业需始终保持技术开源的态度,各个参与方通过开源社区进行分工合作,那么将不再存在话语权集中和垄断的可能性,真正达到“反垄断”的人类商业终极理想。

也许就在三年或五年之内,分布式商业就将全面接棒共享商业的大旗,恰如今天的UBER、Airbnb,未来我们也将看到琳琅满目的分布式出行、分布式住宿、分布式电商、分布式能源、分布式餐饮、分布式娱乐、分布式金融等杀手级商业应用场景。而改变的时机就在当下,且将新火试新茶,乘风破浪趁年华。

本文由 产业新干线 作者:NovaLink 发表,其版权均为 产业新干线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产业新干线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