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众联盟链:跨境支付的区块链平台新构想

公众联盟链:跨境支付的区块链平台新构想

微众银行金融科技研究员 徐磊 博士

跨境支付金额在当今世界经济中的总规模快速增长,但是传统的支付流程复杂,存在着成本较高、效率较低、风险点较多的痛点。区块链技术有望变革跨境支付流程,克服这些痛点。目前国内外的区块链跨境支付应用案例不断涌现。相比于汇兑风险和监管风险都较大的公有链,联盟链是目前较为理想的跨境支付基础架构。但是单一链条、面向B端的一般联盟链在面向消费者的大规模跨境零售支付应用上仍然存在不足,“公众联盟链”有望成为跨境零售支付的理想架构。本文通过微众银行的跨境支付钱包案例,展示了公众联盟链落地应用的可行性和优点。

公众联盟链:跨境支付的区块链平台新构想

跨境支付金额总规模快速增长,但传统流程复杂,痛点诸多

在全球化的今天,跨境商贸和电子商务、跨国旅游、海外留学等国际性商品和服务贸易活动在当代世界经济中的重要性愈发突出。据WTO统计,2016年全球商品贸易和服务贸易出口总额达到20.44万亿美元[1]。巨大的跨国商品和服务贸易市场规模推动了跨境支付金额总量快速增长。中国作为全球贸易大国,跨境支付业务也在迅速扩大,特别是“一带一路”、“粤港澳大湾区”等外向开放战略的落地更推动了跨境支付业务。据国家外汇管理局统计,仅在跨境电子商务一项,2017年我国33家具有跨境外汇支付资格的试点机构全年支付外汇收支就达到222亿美元,是2015年数额的3倍[2]

从支付主体角度,跨境支付分为两大类,即企业大宗支付和消费零售支付。跨境企业大宗支付是发生在不同国家金融机构间的大额支付,通常因企业国际商务贸易而产生;跨境消费零售支付是发生在消费者和机构之间、消费者个体之间的小额支付,通常因日常旅游、留学、购物等产生。二者均是一个复杂的过程。

以跨境消费零售支付流程为例。跨境消费零售支付通常发生在消费者与商户处于不同的货币区,由于币种差异,就需要通过一定的结算工具和支付系统实现两个国家或地区之间的资金转换,最终完成交易。根据场景的不同,它的渠道分跨境转账汇款、境外线下消费、跨境网络消费三类。标准的业务流程包括了发卡行、收单行、卡组织、清算网络、托管行、第三方支付等诸多节点。由以上流程可见,传统的跨境支付流程复杂,需要经过若干个中间机构,耗时甚至还有风险点。

第一,支付环节的节点较多,有些业务的耗费时间较长。从买方到卖方的整个支付流程中存在着银行、第三方支付公司、汇款公司、卡组织等中间机构,某些情况下甚至可能有多个中转行。机构会有对账、清算、结算等流程,延迟了款项到账时间。例如电汇通常经过SWIFT组织,需要2-3个工作日。

第二,节点增多带来了额外费用。不论是通过银行、汇款公司,还是信用卡组织、第三方支付公司,都在中间收取费用。以我国向外汇出的经过SWIFT的银行电汇为例,会按照金额的千分之一(最低50元人民币)收取费用,再加上一笔电报费;第三方支付公司对取现、汇兑、支付等通常也有1%-3%的费率。据麦肯锡研究,银行后台处理企业间跨境支付交易的每单平均成本为25-35美元,其中维持流动性、资金运作、投诉和争议处理的费用占据了60%以上[3]

第三,信息透明性不足,中间机构资源冗余。传统国际转账支付体系中,如需经过多个中间机构传递资金,资金的流转信息不透明、对账清算速度慢。其次,银行通常要为每一个常用交易对手设立单独的存放同业账户(Nostro Account),因此需要大量的准备金用于跨境支付,为了流动性而准备的资源消耗较大。为了减少资金浪费,银行又必须追踪信息进行对账,以优化管理多个账户的流动性。但各机构间的信息透明性不足,对账缓慢,这个流动性维持成本占到了整个跨境支付成本的34%。

第四,多种支付方式存在着明显的人为风险点。在零售支付端,作为欧美主流支付方式的信用卡还可能因认证方式复杂、盗刷、复制卡、退单等多种原因导致支付失败或者支付款项被长期延迟,给商家和消费者带来了不便。即使在快速便捷、费率最低的第三方支付平台上,我国也出现过非法套现、洗钱、备用金非法挪用、诈骗等乱象。

公众联盟链:跨境支付的区块链平台新构想

区块链技术有望变革跨境支付流程,减少痛点

区块链技术因为“去中心化”、信息共享、数据不可篡改、加密性质良好等独特性质,能对当前节点较多的跨境支付流程产生变革,减少痛点。

首先,通过区块链搭建跨境转账支付系统,能尽量减少中间节点,“直连”起收付款人、双方代理行等节点,从而减少时间耗费,节省中间费用,加快资金流转。在区块链系统上,节点直接能够实现点对点的数据和价值传输,不需要或减少经过中心化的节点如银行、SWFIT、卡组织等转接机构。利用区块链技术能将B2B跨境支付成本从每笔平均26美元减少到15美元,所降低成本的75%都是中转银行的费用[4]。转账支付的时间也大幅减少,从数个工作日降低到1分钟之内。

其次,区块链跨境支付能增强转账支付体系的透明性,节省中间机构的资源。各个银行加入到区块链网络上,资金流转信息透明化,对账清算速度极大加快,有利于机构管理流动性。银行也不需要在多个关联银行存放多余准备金。

最后,区块链能增强跨国支付中的信任。信用卡支付和第三方支付中,各方同样可以上链,利用数字签名技术加密,只有支付方通过私钥才能解开资金使用,让资金进入到商户,避免了第三方支付非法挪用客户资金、信用卡被盗刷等问题。

公众联盟链:跨境支付的区块链平台新构想

多样化的区块链跨境支付应用已现,公有链和联盟链架构各有用例

随着区块链技术在国内外如火如荼地推广,区块链跨境支付的技术体系和应用案例也不断涌现。多家知名互联网公司、大型金融机构和创业公司推出了支付产品,甚至国际贸易相关的物流企业也加入了阵营,形成了多样化的应用案例,如下表 1所示。

公众联盟链:跨境支付的区块链平台新构想表1:典型区块链跨境支付产品

互联网公司和大型金融机构倾向于用区块链补充原有业务,提供新的、改进的产品,再造流程。与之不同,创业公司则将区块链跨境支付作为主营业务,在区块链网络上发行代币,希望通过代币作为法定货币的兑换中介,利用区块链的点对点可信交易机制,在区块链上实现价值转移。从上表可见,公有链和联盟链架构都被应用在跨境支付中。

Visa B2B Connect项目通过可扩展的联盟链网络连接国际上的合作银行,为各个合作银行提供了一套开放API,放在Visa的开发平台上。合作银行利用API,更容易开发出B2B支付系统来连接商户和供应商,实时获得汇率信息,完成支付等,也能随时获得通过该平台发起的支付信息。这样,B2B Connect项目为交易过程提供清晰的成本、改善的交付时间和可视性。

蚂蚁金服旗下支付宝(香港)AlipayHK与菲律宾数字钱包GCash合作推出了个基于区块链的电子钱包跨境汇款服务,由渣打银行提供清结算、汇兑和流动性支持服务。实际上,两个钱包就是联盟链上节点,可直接发送数据;渣打银行作为清算行节点,同步收到信息并利用支付宝在银行的准备金账户完成汇兑。

Ripple通过公有链,尝试利用代币XRP构建了一个全球性网络,企业用户可以在它的网关上用法定货币交换代币XRP,将代币放入数字钱包后,与外国的用户交换代币,外国用户再用代币换取当地法定货币。通过该功能,Ripple希望帮助用户进行支付、维持流动性。XRP可以在4秒内完成结算,效率很高。

公众联盟链:跨境支付的区块链平台新构想

区块链跨境支付产品尚未成熟,相比于公有链,联盟链的系统架构相对更可靠,但应用到零售支付场景仍有困难

尽管多个组织推出了自己的跨境转账支付产品,但事实上大多数产品尚处于若干个节点或内部体系试运行,未进入正式商用阶段,其技术和场景适用性距离成熟尚有距离,甚至可能存在安全隐患和合规风险,尤其是建立在公有链上的支付平台。

以Ripple和Circle为例,首先存在着汇率风险。Ripple通过中心化代币XRP运作,代币发行量1000亿,Ripple自己持有613亿个单位的XRP[5],容易操纵币价,难以成为以稳定汇率与法定货币交换的金融媒介。同样,Circle将比特币作为汇兑中介,但在比特币币值波动巨大的情况下,跨境汇款就存在很大的汇兑风险。其次,利用代币进行转账支付实质上突破国家跨境汇款管制。例如,以人民币买入XRP,再发送转至美国欧洲日本等网关提现外币,实际突破了国家外汇管制。

相对于基于代币和公有链的创业公司,大型金融机构和互联网公司所构建的区块链跨境支付平台以联盟链为主。基于联盟链、满足企业之间大宗跨境支付和清结算的产品将率先落地应用,前程可期。除了本文列举的案例,SWIFT、万事达卡等诸多著名金融机构和多国央行都在用联盟链研发相应的区块链产品。联盟链呈现出若干优势:第一,联盟链相对于开放的公有链,联盟链节点信任程度高,受到外来攻击的概率较小,发生安全事故后的范围可控,较为容易排查修复,具有更高的可靠性;二,在联盟链环境下,不依赖于代币,合规性风险少,且没有代币的汇兑风险。这两个特征对于强调安全可靠的金融系统及其支付业务十分关键,为联盟链平台产品奠定了优势。

在构建面向消费者的大规模跨境零售支付平台时,如果采用公有链方案,那么整个跨境支付网络就不易监管和管理,可行的思路可能仍然是联盟链。在面向B端、单一链条的一般联盟链思路中,联盟链将支付机构、银行、清算组织等作为链上等级较高、功能较全的记账节点,商户作为功能受限的普通节点,广大私人消费者通过专用的数字钱包接入,构成一个单一链条。但是,在大规模零售支付应用中,这样的联盟链方案存在若干困难:第一,消费者首先需要完成下载注册专用钱包的步骤,较为繁琐;第二,依靠单一链条承载海量商户和钱包节点、海量高并发跨境交易时,保证系统可靠的技术难度非常大;第三,因为金融机构和商户跨越司法管辖区,数量庞大、类型众多,通过单一的链条将各个节点囊括进来,从监管和商务上可能存在不少障碍。

公众联盟链:跨境支付的区块链平台新构想

公众联盟链有望成为跨境零售支付的理想架构

由于一般面向B端的联盟链架构在解决跨境零售支付时存在不足,微众银行提出“公众联盟链”(Open Consortium Chain)的设想,有望克服这些不足,成为跨境零售支付的理想架构。

公众联盟链首先是联盟链,属主以及运营方是联盟本身,通过链实现信息以及价值的交换,基本骨架仍然是企业、政府等机构组成的链条。但是,公众联盟链有两个重要特征:第一,可以是由单个或多个联盟链条所组成的区块链商业应用生态圈,系统中各个不同的链条通过跨链通信来沟通,有利于不同行业、不同区域、不同性质的机构按照各自需求和特点融入到生态圈。“多链条”的特征加强了整个系统所能提供服务的多样性、合规性、可扩展性,相互的通信,并且能支持处理海量的交易规模;第二,公众通过公开网络上的特定接口,可以便捷地访问这个联盟链生态圈,获得它提供的服务,这个特征是联盟链走向公众的关键一步。公众联盟链将服务公众作为联盟链应用的基本使命和落地程度的重要判断依据,要努力让公众能够享受到区块链的应用。当公众融入联盟链网络的程度越深、使用越方便时,公众联盟链的应用才越成功。

在“联盟治理、多链并行、建构生态、触达公众”的理念指导下,公众联盟链大力提倡政企机构联合提供公共服务,提升机构间的协同效率,以及提升公众体验、降低公众成本和风险。运用到跨境零售支付领域,公众联盟链的生态圈层内层是第三方支付平台、发卡行、收单行、清结算组织、卡组织等持牌金融机构以及监管组织,大小商户作为圈层中间层。不同司法管辖区的金融机构、监管组织和商户可以组成不同的链条,纳入到整个系统中。这两个圈层构成了联盟链体系的骨架。外层的私人消费者则通过互联网接入到某些具有接口性质的节点如银行App、第三方支付平台等,享受这个联盟链系统的服务,不需要再额外下载其他应用软件、学习软件以适应于区块链的应用。这样,跨境零售支付系统就更容易让广大消费者接受和使用,在安全性、合规性、可扩展性的基础上,增加了便捷性、处理能力,更容易受到消费者欢迎。

公众联盟链:跨境支付的区块链平台新构想

公众联盟链的具体应用案例:跨境支付钱包

基于公众联盟链的设想,微众银行开发了区块链跨境钱包整体系统方案,并完成了产品概念验证(POC)。该方案服务于境外游客进入中国内地移动支付,以境外合作行、跨境清算行、商户接入行以及区块链系统为核心,各方均在区块链网络中部署节点,分别连接两端的境外客户以及中国大陆商户终端,最终实现钱包开户、充值、提现、消费支付、交易记录查询、清结算等场景。图 1展示了这个解决方案的运作模型。

公众联盟链:跨境支付的区块链平台新构想

图1:基于区块链的跨境钱包运作模型

在该模型中,商户接入行负责接入跨境钱包受理商户。作为跨境钱包的运营方,境外合作行在其App中增加跨境钱包功能,底层基于区块链技术打造,同时连接境外合作行和境内清算行(负责货币汇兑及清结算),帮助短期来华的境外人士实现条码支付。基于此服务,境外合作行的用户无需在中国境内银行开户,只需在其开户银行的App内开通跨境钱包服务,即可使用充值、提现、查询等服务,打开跨境钱包即可在接入行的特约商户实现条码支付,无需个人进行专门的外汇兑换和结汇申报,实现自动结算本币扣款。在约定清算时点,境内清算行根据清算区间内区块链上数据,在境外合作行备付金账户中扣除手续费分成后,划扣相应外币金额并汇兑成人民币后划入接入行的备付金账户;接入行与特约商户之间以人民币进行清算。

除了银行和商户,跨境钱包模型还将监管节点引入这个系统。在区块链网络中,境内商户接入行、境内清算行、境外合作行三方部署共识节点,监管机构部署监管节点,共识节点参与交易确认,交易自动实时同步到监管节点,以确保监管数据的真实性与实时性。

跨境钱包具体展示了公众联盟链架构的应用价值,有效解决了传统跨境支付流程的痛点,克服了普通联盟链架构的局限:

第一,  银行和监管机构作为联盟链上的基础节点,大量特约商户接入到境内银行,充分发挥了区块链减少了跨境支付中间节点的优点,整个联盟链体系简洁清晰、便于管理、成本较低,又能连接起较为丰富的商业服务生态。

第二,  普通消费者并不需要自行下载特殊的应用钱包等软件以接入联盟链,只需要通过已有的开户银行App,在上面找到相应接口,就能简便地应用联盟链的服务。随时随地、便捷可达、简单操作的特性使得跨境钱包能更受消费者欢迎。

第三,  由于公众和特约商户都不需要自行上链,公众通过境外合作行银行App接口调用服务,商户也通过境内银行接入,相比于一般联盟链,基于公众联盟链架构的支付平台在服务规模上的可扩展性就大大增加,让更多的消费者和商户都能享受到区块链服务,既服务了消费者公众,也服务了“商户”公众——特别是广大小微商户。同时,这样的架构又不至于让链系统过于庞大冗杂,降低运营性能。

第四,  架构引入监管节点,让监管机构能够随时监管平台运作。这大大增强了跨境零售平台的可靠性、合规性,充分体现了平台真正服务于普罗大众的价值导向,也为平台将来在多个司法管辖区移植扩展服务提供了可行性,进一步实现了可扩展性。

该跨境钱包的概念原型是单链条,但未来随着该应用场景的成熟与生态的发展,接入行和国内的商户联盟可与不同国家、不同地区的境外合作行建立起多条链,多条链之间通过跨链机制进行数据交换与价值互认,最终达成跨境支付公众联盟链的生态体系。

通过微众银行的跨境支付钱包案例,我们能看到公众联盟链在跨境零售支付上的巨大潜力。做好了面向大规模消费者的零售支付,公众联盟链在大宗企业支付和其他面向消费者的跨境应用上也同样具有可适用性。相信在未来,我们会看到越来越多更成熟的基于公众联盟链架构的技术和商业落地应用在跨境支付及其他领域中。

注释:

[1]数据来源:WTO. World Trade Statistical Review 2017

[2]数据来源:国家外汇管理局2017年报

[3]数据来源:McKinsey. Global Payments 2016. 

[4]国泰君安《跨境支付研究报告》援引麦肯锡报告。

[5]见福布斯报道https://www.forbes.com/sites/laurashin/2018/01/02/meet-the-crypto-billionaires-getting-rich-from-ripples-xrp/#278b3a673289

本文由 产业新干线 作者:NovaLink 发表,其版权均为 产业新干线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产业新干线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