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科技助力上市银行数字普惠金融研究

一、上市银行普遍树立对普惠金融的战略认知,

部分银行突出数字普惠的理念和业务

普惠金融的意义在于为银行触达不易、服务不充分的中低收入人群——如进城务工人员,小微企业经营者,自由职业人士、偏远欠发达地区民众等长尾客户——提供金融服务,满足其日常金融消费和生产经营融资需求,终极目标在于扶持企业和家庭经济增长、消除贫困和不平等,实现包容性发展。中国人民银行和银保监会从监管层面各自出台了具体政策以有力鼓励银行业金融机构大力开展面向小微企业和普罗大众、贫困地区和群众的普惠金融服务。为此,国内各商业银行近年来纷纷将普惠金融作为战略发展的重点新方向,将其与对标国家重大战略、助力生态文明建设、深化金融扶贫、推动产业结构升级和区域经济发展等方向一道,作为金融回归本源、服务实体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抓手,树立高远的战略认知,推动业务布局。

本文以2019年4月15日前发布年报的6家国有大型银行、7家全国股份制银行、12家城商行、5家农商行为样本,分析了这30家商业银行的年报文本,来比较它们对于普惠金融的战略认知。22家银行在董事长/行长致辞中阐述普惠金融是重要的业务,27家银行在管理层讨论与分析中汇报普惠金融的成绩。其中,建设银行、农业银行、民生银行、中信银行等11家银行在管理层经营讨论与分析中用专门的篇幅论述对普惠金融的意义认知、组织措施、产品设计、具体成绩等,凸显出这些银行对普惠金融的高度重视和大力实践,数量占样本的三分之一。进一步观察各家银行在领导致辞中的表述,给普惠金融、小微企业贷款业务以明确的战略定位、列入指导理念的银行包括建设银行、农业银行、邮储银行、民生银行等12家银行。值得注意的是,建设银行、民生银行、平安银行等8家银行特别介绍了运用科技促进普惠金融的措施,突出了数字普惠金融的理念,将普惠金融和金融科技这两大战略有机融合,展现出领先的战略意识和深刻的前沿思考。

二、上市银行普惠金融业务快速发展,成绩显著

(一)我国银行业普惠金融整体成绩明显

银行业作为我国金融业体系的核心组成部分,在普惠金融体系中占据了绝对的主导地位。截至2018年末,全国各项普惠相关贷款余额都快速增长——包括涉农贷款、扶贫开发贷款、扶贫小额贷款、小微企业贷款等——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较各项贷款增速高9.2个百分点[1],全国银行业金融机构的小微企业户均贷款余额为194.36万元,其中普惠型户均余额54.32万元。2018年四季度银行业新发放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平均利率7.02%,较当年一季度下降0.8个百分点[2]银行业金融机构和保险机构乡镇机构的全国覆盖率分别达到96%。这一系列数字都显示出我国银行业的普惠金融工作在不断进步中,取得了较好成绩。

(二)上市银行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余额快速增长,

部分银行特色普惠业务突出

落实到经营成果上,大多数上市银行披露了2018年按银保监会统计口径下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余额。国有大行和全国股份制银行的余额基本都在1000亿以上,最高的是中国建设银行,达到6310亿元。各家银行的贷款余额增幅全部超过10%,超过各项贷款平均增速,大型银行的增速并不低,尤其是中国建设银行的贷款余额和增幅在所有银行中都是几乎最高。城商行和股份行的增速相似,后者的余额规模更大。再观察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余额占企业贷款余额的比例,该比例进一步升高,尤其是股份制银行、城商行和农商行的占比突破了10%。大型银行中,中国邮储银行的该比例高于30%,显示出普惠业务对其的重要性。

各家银行的小微企业贷款的算术平均利率为5.81%[3],且均比2018年第一季度有下浮,最高为6.67%;不良率平均为1.65%。在披露普惠小微企业贷款客户数的银行中,户均贷款余额低于100万元的银行有6家,占比50%;其中户均余额最低的是邮储银行,仅为37万元,表明其客户下沉程度很深。

但是,除了银保监会重点监管的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指标外,大多数银行并未披露更多普惠领域信贷数据——包括单户授信500万元以下的个人经营贷、农户生产经营贷款、个人助业贷、建档立卡贫困人口贷款、个人助学贷款等[4],或选择性地披露其中若干项数据。

三、金融科技驱动银行业数字普惠金融,

具有重要意义

(一)传统普惠金融模式的现实困境是成本和规模

尽管宗旨远大、成绩斐然,如果按照脱离了移动互联、云计算、AI等技术的传统模式从事普惠金融业务,银行就面临着两个重要现实困境。

第一个难题是普惠金融在现实运营中的成本居高不下,相比收益过高。传统普惠金融服务模式的高成本来自于三个方面。一是人工成本高,二是风险成本高,三是运维成本相对于收益而言太高。

第二个难题是扩大普惠金融的收益规模。传统普惠金融难以触达更多客户。它依靠网点来提供金融服务,这制约了偏僻地区和农村地区获得金融服务的便捷性。根据银保监会2018年9月发布的《中国普惠金融发展情况报告》,我国银行业网点乡镇覆盖率达到95.99%,说明仍然存在着部分乡镇没有网点,而且一个乡镇网点的服务辐射范围和服务时间也是有限的。而且,传统普惠金融所能提供金融产品的能力有限,无法提供千元以下的零散小微信贷和小微理财、随时随地便捷的第三方支付、适应于多样化场景需求的特色保险等,从而也制约了普惠金融扩大其客群。

(二)金融科技塑造数字普惠金融,

降低成本,开辟流量

以大数据、云计算、区块链、人工智能和移动互联等数字化技术为代表的金融科技应用到普惠金融中下,形成数字普惠金融,以更可靠、更高效、更有能力的技术来替代传统的人力和渠道,对银行的营销和服务前台、应用和数据中台、运营后台产生了巨大影响,从而提高效率,改变成本结构,降低成本,推动普惠金融。

在营销和前台服务,金融科技的主要作用在于通过数字化渠道、智能客服、智能催收等方式,大幅降低触达和服务客户的成本。在应用和数据中台层,金融科技的主要作用在于通过深入、大规模、智能化的数据分析,充分洞悉客户特征和潜在需求,优化每一个价值环节。在运营后台,金融科技可以通过更高效的IT基础设施来降低整体运营成本。

金融科技的另一个重要作用是有助于银行通过场景化金融开辟更大的普惠客户流量。金融科技帮助银行与各个垂直行业的伙伴合作,将自身服务无缝、自然、流畅地以App、API、微信公众号、小程序、H5等形式嵌入到合作伙伴所提供的场景中以追随客户,或在自身业务渠道中加载合作伙伴资源以吸引客户,即时响应、快速决策、立刻服务,从而满足普通群众碎片化、移动化、及时化、高频化的普惠服务需求,提供包括支付、信贷、理财、保险等在内的多品类产品。

四、我国银行推进数字普惠金融业务的思考

第一,以合作加强金融科技能力,为实施数字普惠金融奠定坚实基础。为了数字普惠金融实现可持续发展,银行需充分提升自己的科技能力。银行可以与具备金融应用经验的科技公司和业内领先机构合作,采纳或共同开发技术,帮助自己加快整体系统或局部业务应用的升级迭代,推进创新。

第二,以开放实现多场景合作,为发展数字普惠金融扩宽业务流量。银行宜跳出传统边界,找准定位,明确银行的优势,主动出击,与场景提供者和其他金融机构合作,开放银行有价值的资源和能力,共建商业生态,去服务多场景、多样性的客户需求。

第三,以试点建立良好监管机制,为推广数字普惠金融创造政策空间。建议监管部门出台金融科技配套监管政策,借鉴国外针对金融创新建立的监管沙箱制度,对部分创新型普惠金融业务,在设定明确试点范围和规模的前提下先行先试,不断完善,逐步推动多样化的数字普惠业务在更大范围内的落地应用。与此同时,可鼓励具有一定金融科技经验的银行与监管部门合作建立监管科技应用试点,充分探索利用科技监管金融科技创新,实现创新发展与风险管控的有效结合。

(本文全文内容详见《中国上市银行分析报告2019》,欢迎订购正式报告)

本文作者

姚辉亚  斌  徐磊

 

注释:

[1]按央行和银保监会的最新标准,单户授信总额1000万元及以下的企业贷款被划分为普惠型小微企业贷。个别银行如招商银行等将标准严格到500万以下,并划分为零售条线,面向有企业经营背景的小微企业主。

[2]数据来源:银保监会http://www.gov.cn/shuju/2019-03/15/content_5374041.htm

[3]即各行利率的简单算术平均数,未将各行贷款规模作为权重计入。

[4]按照央行2017年定向降准文件银发〔2017〕222号设定的金额标准。

 

本文由 产业新干线 作者:NovaLink 发表,其版权均为 产业新干线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产业新干线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