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渊普:中国市场足够大,为什么企业还要去国际?

黄渊普:中国市场足够大,为什么企业还要去国际?

“如今我们回来了,你们看便不同了!”

如今青年演员,青年企业家……_新一代的青年力量仍在发声,我们看便有更多的不同。

在五四运动一百周年之际,人民日报数字传播联合亿欧视也出品,剧院式演讲“青年的力量”,我们邀请了创业者、文化演艺从业人员、一线工作人员分享他们的故事。希望从他们的视角感知内心原力、相信青年、相信年轻的力量。

日前,亿欧公司、EqualOcean创始人黄渊普分享了对当下“青年力量”的思考:

当中国企业在美国上市,海外的影响力有多大?

企业为什么要具备国际视野?

新一代青年企业家如何传承与创新?

以下,enjoy~

 

中国企业为什么还要走向国际?

2019年3月份,我接到哥伦比亚大学商学院的一个邀请,去纽约。当到达纽约的那一天,中国有一家公司在纳斯达克上市,上市的时候,朋友圈里很多人在恭喜他。

哥伦比亚大学的商学院的学生接到我后,我就问,你知道今天中国有一家互联网公司在纳斯达克上市吗?他说不知道。我说你觉得你的美国同学知道今天有一家中国的科技互联网公司在纳斯达克上市吗?他说大概不知道。

当晚正好那家上市公司的VC投资人也在美国,那个人我认识,所以晚上就约了他在时代广场见面。我们聊到了这个话题,这个话题就是说中国的科技互联网公司,当他们登陆纳斯达克纽交所的时候,他们到底在海外已经有多大的影响力?

那个投资人坦诚说,其实,现在买我们这家公司股票的投资者,大多数还是有中国背景的机构,或者跟中国有很强经济联系的机构。

我说难道普通的美国民众,普通的投资者不知道吗?他说大概率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当我们这种已经能够去美国上市的公司,但在美国的普通民众却并不知情。

针对这样一个问题,我做了一些研究。大家会看到中国过去30年,40年的发展带来了非常多的中国的大公司。大家可以看到,大概十年前的时候,中国的互联网或者叫做大公司在世界500强里面的数量,大概只有35家。在2018年的时候,十年之后,这个数量达到120家。

与此相对应的时候,可以看到美国的科技大公司,它跟中国的大公司的数量越来越接近。财富500强是按照营收,也就是收入作为衡量大公司的标准。如果以这个指标看,中国的大公司在世界500强里面的数量已经稳居第二,甚至可能在接下来几年我们会超过美国。

如果再去看另外一个数字,世界品牌实验室公布了全球500强的品牌。2008年的时候,中国品牌在世界500强里面的数量是15家。十年后我们有38家,应该来讲有很大的增幅。如果从营收角度,对比中国大公司在世界500强的数量,120家和38家,可以看到中间有巨大的差距。

营收代表的是公司的硬实力,品牌代表的是公司的软实力。中国的企业到了今天,我们可以是说再大,也就是在规模上已经开始领先世界了,而品牌这种软实力层面依然差得非常远。

这中间的原因是什么造成的?

我是分析师出身,我总结了三个理由。

第一个是中国的大多数的企业虽然很大,他们的业务只是在中国,甚至可以说中国的企业之所以大,是借助中国有14亿人的这样的庞大市场,但未必强。

第二,中国的很多大公司没有国际意识,没有善于去做国际品牌。

第三点,我们知道现在很多的大公司,世界500强的品牌,都已经具备100年,很多也已经具备50年的历史。如果去看中国的企业,很多只有20、30年的历史,可以说中国企业的传承,这种老字号的公司数量不够,不能去苛责我们上一代的创业者,他们借助70年代、80年代、90年代正好的时候,在一穷二白的情况下,带着企业走入世界500强。更多要问一下我们这一代新的创业者,当面对接下来的世界的时候,我们要做的事情是不是会有别于上一代的创业者?

上一代的创业者把公司做大,我们这一代创业者的使命,应该会有所不同。其中我认为我们需要开始去思考,如何去把中国的企业做成一个具有国际影响力,品牌美誉度的国际化公司。它不仅仅是服务中国市场,服务中国人民,它更多要像我们现在所熟知的很多美国品牌一样,服务全世界人民,这一点并不容易。

中国市场大,它在某种程度上甚至阻碍了中国很多企业负责人去构建全球化视角,因为国内足够大,为什么还要去国际?

 

当企业创始人退休时

该如何传承?

如今,国家为什么开始在推“一带一路”?因为国内的市场虽然大,但终究有到顶的一天。如果要想成为像美国一样强大的国家,那么它必然构建在中国企业的基础上,不仅在中国具有较强的竞争力,更是要在全球。

“一带一路”的倡议下,很多企业开始往东南亚、往印度、往非洲去布局业务。这是我们这一代青年创业者需要去思考,甚至从一开始构筑的更大的世界观。

古人说穷则独善其身,达者兼善天下。以前所说的天下更多指的是中国。我想到了今天,对天下的定义应该要把它上升为整个全球。

中国的很多企业在第一代做得很好,但是没法把他的公司传给下一代。我们现在很多的第一大创业者,都面临一个窘境,他们非常勤奋的打下很好的基础,但是他们的下一代不愿接班。而由于没有构建很好的职业体系,职业经理人体系,外人也没法进入公司帮忙打理公司。所以很多到了60岁、70岁的第一代创始人依然忙碌在前线。

我们需要开始去构思,如果一个创始人到六七十岁,他还没法把公司交给别人,这家公司未来的传承该如何办,未来怎么有可能进入世界500强。所以我们新的创业者如果要有别于上一代创业者,应该采取不一样的方式。我们不能够再以家族式的治理方式去治理公司,而是要从一开始去构建合伙制。

我们研究了世界上最牛的第三方公司,比方说提供金融信息的彭博社,提供投行服务的高盛,投提供咨询服务的麦肯锡。提供媒体服务的《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这些品牌少则有30年以上的历史,多则有超过150年的历史。他们所谓的第一大创始人早已经不在了,但我刚才提到这些公司,都是世界品牌500强里排在前列的公司。

如果一家公司需要进入世界500强,它有可能不是靠一代的创业者,可能需要两代、三代,甚至更多代的创业者。所以应该思考,当中国的改革开放已经有40年历史,我们是不是开始可以用更新的方式,去构建中国企业的未来?

 

新一代青年创业家

应该构筑国际思维

我们这家公司尝试了很多东西,自己做合伙制,让更多年轻人有机会,我们会构思下一代的领导者是谁?当合适的时候把公司交给他,但我知道这并不容易。

从一开始到现在,我们认为全球最牛的公司依然在纽约,这是为什么?因为美国长达超过100年的历史,它是世界最厉害、最强大的国家。纽约是美国的商业金融中心,架构在这样的土壤上,出现了一堆世界冠军级的企业。

大概10年、15年的时间,我们相信中国的综合国力,中国的硬实力会超过美国。中国的土壤上会诞生像高盛、麦肯锡、彭博社这样的世界冠军级的企业,但是需要我们这些未来潜在的冠军型企业,从一开始去构筑国际思维。所以我们公司跟内部说,我们会去纽约设立分公司,虽然我们还小,但要去纽约和这些世界冠军企业,正面交锋,去向他们学习。

同时我们深耕于中国的土壤,把中国的智慧,希望未来把它输送给全世界。通过这样做,我们能更多地帮助中国企业成为国际公司。

我常在想,我们这一代人已经解决了基本的温饱,甚至很多人的家庭已经达到小康了。我们的父辈他们出生于60年代,有一些年轻的同学,你们的父辈出生在70年代。他们赶上了好时候,在他们最年轻的时候,赶上了改革开放。他们通过不懈的奋斗,今天积累了不错的家庭财富,使我们能够在比父辈更高的基础上,比他们有更好的世界观,有更好的能力。

但是我们还需要问一下,父辈的奋斗,我们是否把这种奋斗的精神给接下来了?

作为一个父亲,我有一个小孩,可能马上会有第二个小孩,我在想我究竟要把什么东西传承给他?是把我的财富吗?我不自信我会有多少财富,但是我能确信的是,我会把我的奋斗精神传给他。因为我相信财富没法真正地传承下去,唯有奋斗才能拥有美好的生活,谢谢大家。

 

 

本文由 产业新干线 作者:NovaLink 发表,其版权均为 产业新干线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产业新干线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发表评论